十五相

自己喜欢的
WEIBO@H2Cu阿相

© 十五相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百合】伪音物语【短篇已完】

伪音物语
—0—夏末
九月某一天的下午三点半,平时本就吵闹的运动场今日更是因为社团集体招新而显得热闹非凡。棠容跟社联的负责人打过招呼之后,便牵着原本还想凑热闹的阮淞过去运动场附近的饭堂。
“为什么不过去看看?”阮淞委屈巴巴。
“太热了。”棠容捏了她脸颊一把。
虽说现在是九月份,不过气温依然高得让人怀疑是不是夏天还没有离开。两人去了二楼的奶茶店歇脚。奶茶店因为人少而显得静悄悄的,说话大点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估计平日里的顾客都去围观社团招新了。
她们在左边靠里的沙发区坐下,背对背排放的沙发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当做是一个小卡座。坐下后阮淞挨着棠容在刷手机,而棠容点了一份烧仙草一边吃着一边时不时跟阮淞闲聊一句。
“哇糖...

发刊啦!!!撒花ヾ(●´∇`●)ノ!!!

张鹋:

一个百合本III 声·色

下载链接 (若失效请联系补档)


staff:

主催: @张鹋  画手 @北极有树  排版 @風車與海 

文手:  @桔梗繁花  @苦艾酒  @树啊   @洵河  @逐水  @玛丽怜冰露 

 @末色纸茶  ...

【原创百合】怂包萌大奶【短篇未完】


0
怂包如阮淞,她认为自己这么怂以后就是注孤生的命,没想到……

“阿瞳阿瞳,你快看前排那个妹子——”阮淞正一脸兴奋地拽着辰瞳的手臂,脚还不住地将前排的空座位踩上踩下。
“哪呢。”辰瞳顺着阮淞手指指的方向看去。
这节是公共英语课,两个班在阶梯教室一起上。而两人坐在左侧后方,很容易看清前排的学生。
“那个黑色卷发的妹子!我目测她的胸估计有D以上。”阮淞带着诡异的笑容摸着自己的下巴。
阮淞虽然人如其名非常之怂,但熟起来之后——
你会发现她是个变态。
还是个喜欢大奶的变态。
这一点辰瞳是充分地认识到并无时无刻体会到,比如现在。
“啊好想对那个充满乳汁的地方干这样那样的事——”说这话的同时阮淞还配上十分猥琐的手部动作。...

星降庭之诗·雨天


这天下午无事,双尾就陪单束在温室里照料植物。说是陪,双尾充其量是坐在温室中间的桌子边抱着个抱枕单纯看着,看着单束一盆盆地给多肉们浇水施肥。不过单束倒没想着双尾过来能帮上什么忙,毕竟平时园艺用的手套也就那么一对,把手弄脏了双尾估计还开心地往他脸上摁。
这可就算了,单束一边忙活着一边想。忽而听着后边的双尾没了动静,她肯定觉得无聊了吧,单束回过头来看向双尾。
只见双尾直接把抱枕往桌上一放再自己往上面一趴,侧着脸睡了。
这家伙真是……单束脱了手套走过去掐双尾的脸颊:“要睡干脆回床上睡。”
“不要……”双尾明显是睡梦中了,声音就已经听得出来已经入睡了:“说好的陪你嘛……”
这算哪门子的陪,单束哭笑不得,正好活也干...

悲伤的不是他的有缘再见,而是曾经喜欢的你被你自己删除殆尽。
已经消失了,再也无法相见了。
我们也无法回头了吧,即使通过那微弱的蜘蛛丝传递出小小的心意,已经无法回去了。
间隙,距离,统统都横行霸道起来。

#520自家双子的狗粮自产自销预定#
“早上好……嚯!家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花!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嗯……刚刚好是五月二十号而已。”
“五月二十号是什么节日吗??总觉得我应该换身衣服再下去……”
“别换到一半又睡过去了。”
“才不会咧。”
……
我觉得我真的是亲妈 |・ω・`)你看我都不虐这俩孩子的(黑水ver:你说什么???)

来听哇!!!!!(虽然中之人不是我)

—幽灵海—:


配布链接↑这次是我儿日语cvvc的dark♂系音源代号反色的配布!!!
求听(´⌒`。)

洗完澡,看见自己脱在一旁准备拿去洗的衣物,层层叠叠堆在那里,有着柔软的褶皱。贴身衣物,上衣,下裤,甚至是袜子,都是黑色的。再看一眼自己手上拿着的要换的衣物,如出一辙的一团黑。
我的内心,是不是也是如此一片漆黑。

名为空的日常·秋卷

这是发生在秋天的事情。
在跟梅角一番关于审美的争论后,终于决定是由花眠带着晚空上街去添置天气转凉后的衣物。
这会已是秋高气爽之际,虽然位于南方的花原还未到秋风萧瑟的时节,但气温逐渐的降低的确让人感受到凉意的来临。
不过得等到校运会才会真正得冷起来吧,晚空扭过头看向车窗外,目及之处皆是连一丝高层云都没有的瓦蓝天幕。
两人去的是离学校比较远的购物大厦,里面除了有普通的男女装店铺,还夹杂着些卖些特色服饰的店铺,比如jk制服店和旗袍定制店之类的。而一楼就有个lolita服饰实体店,店主小姐姐则是花眠以前的同学。
这俩关系称得上是比较好的,以前花眠出cos总是拜托她帮忙做衣服,如今她偶尔还会让花眠来当一下基佬装的...

是的没错小晚空超可爱——!!!(不写文的你好意思这么说吗)

—幽灵海—:

大头警告xxx
小晚空真可爱xxx(写文去啦你)

正因为痛苦,所以才要开花,即使那是赝花

万華祭设定


万華城隶属于—诗界—世界观,既非庭院也不是星辰(箱庭世界),独立存在的特殊建筑。
万華城里举行的祭典统一名称为万華祭。
万華祭汇集了来自所有箱庭世界的节日祭典,众多祭典同时在万華城里分区举行,以永恒核心运作,祭典永远不会结束,所以万華祭也被称为不散之宴。
比如东十字区是春节祭典区,再细分一下可以是烟花祭区和庙会祭区。西九字区是万圣节祭典区,西十二字区是圣诞节区以及牧羊节区。
而中央一区属于管理区,这里的祭典是星灯众会祭典。
在万華祭里游走要小心不要沉迷,否则会成为当地祭典的永恒核心的一部分,那样的话就会进入祭典,也就是每一天都是祭典无法离开。
既然有正面的光明的祭典存在,自然也有反面的黑暗的祭典存在,比如...

画什么画不画了回来写故事了
画画的利欲太强了(我又不擅长交际)才这么丧,一点都不符合我一直以来画着开心就好的愿望
虽然说着是为了孩子们,但其实还是为了自己呀(烟)
不过还是希望我家孩子们能好好地出道,毕竟我就那么两个孩子呀
哎呀这么一想我还欠着干孩们的曲绘和立绘啊(沉思)算了等亲爹发试听过来再说吧
那想来想去还是去玩游戏算了
做人最紧要系开心
系唔系话只要开心咩都阔以做?

居住在海里的星星变成了幽灵。
因为星星得了病,病名为单向透明病症。但星星真的病了吗?还是因为星星是颗不闪闪发光的星星?
星星虽然是颗星星,但是却不像其他星星一样闪闪发光。星星虽然拥有不少的小星星,但小星星也没有一个是闪闪发光的。
所以星星变成了幽灵,透明的幽灵游荡在海里,直有发出声音才会被发现。但是总是发出声音会不会打扰到大家呢?大家看起来都很忙的样子。幽灵抱着小星星们自顾自地玩耍,自顾自地假装开心。但是幽灵一点也不开心。想要变得闪闪发光,是因为我的小星星们长得不好看吗?但是其他人的小星星虽然长得歪了点但是也一样闪闪发光啊。
幽灵试着发出声音,但是声音没有人回应。有其他路人过来“安慰”星星,说星星的小...

摘抄—《我所创造的怪物》乙一

边远的瀑布房间
冷冻库山岭
断头台溪谷
令人烦躁的台阶之丘
桌布森林
衣柜盆地
沉没钢琴码头
第一眼看到这个房间,我联想到了一个看不到边界的,巨大无比的 略微阴暗的音乐教室。不过,这里没有地面,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水,水面异常平静,没有一丝波纹,可基曼却把这里称作“海”。我们所处的房间入口处,有一座栈桥延伸至水中,栈桥的前端停泊着一艘蒸汽船。
据说,“沉没钢琴码头”房间的海与一条水路相连,沿着那条水路穿过几个房间,就可以到达我们的目的地——“图书馆海角”房间。
“沉没钢琴码头”整个房间虽然有点阴暗,但蒸汽船上有照明设备。我从船舷探身向水中望去,结果发现水底沉没有无数的钢琴,鱼儿们成群结队地在黑白键之间游来游去。...

天才,最强最xxx,像是泛滥或者说繁殖过度一样出现在目之所及之处,没有这种形容词就不行的吗就写不下去编不下去了吗。
膈应膈应膈应。
不想当(写)个普通人那普通的定义是什么啊,大多数的选择吗,特别就写特别就好啦为什么要冠上最xx的形容词呢。
都在写金字塔顶端一样的故事。故事不是整个金字塔都在发生吗。
因为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吧,特殊就成了普通,天才像是蝗虫一样泛滥,金字塔顶端也就跟水沟底部并没有什么区别。
万物如明镜一般的隐喻。

觉得自己真的不会混(到这里蹲蹲)

星辰浸于黑水之中·?

为什么,总是会下意识地想要当个好孩子呢?双尾漠然地注视着那些把自己的伞抢走的人。
“把我的伞还给我。”
以前是因为有单束在自己身边,自己也想跟单束一样当个好孩子。把自己黑色的内心隐藏起来,努力去成为阳光明讨人喜欢的样子。
“不给~就是不给~”
但是单束现在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成为那个样子?彬彬有礼,笑容温和,对他人友好,即使受了气也不可以去骂别人而是要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错。
没有任何意义,此刻再当个所谓的好孩子完全没有意义。
而且太委屈了,就像现在。
难不成我还要对这帮点头哈腰求他们把我的伞还给我吗?说到底为什么要把我的伞拿走?哪里来莫名其妙的?
“有本事就过来抢啊~不过是个装模作样的怪物——”
啊...

当树枝被雪压断的时候,所有雪花都会说:“不是我们干的~”“这么容易就断是它自己太脆弱了吧?”“是呀是呀,这么脆弱为什么不待在温室里非要出来外面呢~”“怎么想都是它自己的错~”

孩子溺死在黑色的河涌里,黑水流过祂因为心情不好长满了痘痘的脸庞。口袋里有张纸,摊开一看,里面列满了密密麻麻都是些事无巨细像头皮屑一样的小事情,比如宿舍很脏总是自己扫地,饮水机的桶装水总是自己抬上去,爸爸今天又回家了等等,最下面的注释是跳河的理由。而反面大大地写了一个想要继续下去的理由的标题,下面却被反复涂抹,似乎哪个利益都不足以成为可以一直成为活下去的理由。

而我会说:“你们都是凶手。”

—星降庭之诗·擅长与过往—

单束可以轻易地说出自己擅长的事情,他对于烹饪料理这方面得心应手,也对自己的厨艺颇为自豪。
虽然料理多半都是因为双尾馋得在地上打滚撒泼,自己不得不才去研究学会的。但是关于双尾这家伙到底擅长什么,自己竟一时无法说出一两个。
明明是一体双生——亲密得不能再亲密的关系,单束有点泄气地揉搓着糯米粉。
突然一团柔软的东西蒙上单束的眼睛。
“哈啊——!”
“呜哇——!”
两声喊叫同时响起。
单束好不容易把不明物体拉下一看,原来是一条围巾,他没声好气地跟背后恶作剧的人说:“哪里来的围巾?”
恶作剧的人想都不用想肯定就是——双尾,她拿起围巾展示给单束看:“我织的呀,因为我是——”双尾突然改口道:“因为我很可爱嘛!”
“这不足以成...

高塔手札——致力于给上官安可洗白x作者应该是真爱厨了x
如果没有上官安可疯狂的计划,人们即使见到了苍晶之神也只会盲目地崇拜将玄晶当做是救世能源白白浪费掉,而不是将玄晶融入自身发挥其真正的效力。
玄晶只要辅以非人类基因就能与人体产生惊异的适应性,并且还能改写基因组进行遗传,后代普遍能继承其特性(但仍会发生突变)。目前依旧无法得知到底是怎样做到的,如今真神也禁止对此方面进行再深入的研究。

你猜我生物好吗x

最高权限管理者——安可当时不知道的是,如果不建立桃原以及派出白鸦解救黑水受害者,任由黑水之祸发展恶化,最终黑水之祸就能引发深渊——进入神之庭院的通道。
某个意义上,安可与她操控的苍晶之神亦可称为真神。
————来自高塔手札

于星星居住的海底,通过漆黑的深渊,得以叩见神明。

真正的神明除了她无人知晓,而人们都在向她制造出来的“神明”顶礼膜拜。

神明有三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有着与光辉同色的眼眸,带领着星辰看护世界;第二个孩子眼中跳跃着艳丽的火焰,挥舞着长剑维持世界;第三个最为年幼的孩子,她眼中还只是一片纯净的水,手握着神赐的枝桠重塑世界。

扇与滑石鱼(上)

近日流传在六华北中学生们的异闻是有关于界桥的。有学生传言道,某日晚自习前还在黄昏时刻溜达的自己,在长坡道上看见界桥上灯火通明,像是有什么庆典在那里路过。而当那学生从坡道上下来走到校门口附近再望向对面,界桥又恢复了往日那分寂寥的样子。大家都对此议论纷纷,其中赞同声最多的解释是狐狸们的庆典。
就连同桌也曾提起过一回,叮嘱晚空小心一点晚自习之前的时刻不要乱走。
晚空往往在吃过饭就要去到画室开始进行额外的补习,她倒是不以为意,只是好奇异闻的解释怎么通常都是与狐狸有关。
岩林倒没注意过这个点,想了一想:“大概是因为学校靠大山,山里的狐狸比较多吧。”
“学校里猫是挺多的。”
“……它们又不是一家人。”

作为住宿生...

热度已经满一百了——!为了开坑重刷TV中——!
无论刷多少次都是满满的狗粮啊wwwwwww而且田中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冷清的样子但其实感觉比加藤志村还要多色色的想法hhhhhhhhhhhh我觉得太田X田中这车开得起来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开车预定)
啊而且tv中之前还没留意到现在才发现原来出现过田中王国的呀233333333333

关于黎明庭院

虽然说是黎明庭院,但那里永远也不会迎来黎明的,只能沉浸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所以全称其实是等待黎明的庭院。
黎明庭院是世界尽头唯一的庭院,居在星海之上,而永远是夜幕的天空没有星星,只有三轮月亮时隐时现。最大的月亮背后是相当于这边的“那边”。

从饭厅斑斓花哨的玻璃窗望去,能看见对面那端的祠庙。祠庙总是那副浓重的妆容端坐在那里,古井在它旁边显得静悄悄的。可家里甚至是山下村落的人家谁都知道,有一头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位面的龙就趴在古井底下。大概是这个原因,家长从不让我踏上红桥去对面祠庙祭拜。
说是红桥,也只是那桥的颜色给我的印象罢了,桥真正的称呼叫垂柳月桥。
桥的弧度如一轮圆月,跨过中间的隐三田,高高地架到对面去,连接起我家和对面祠庙。而桥上的木桩异常地悬空垂下,形同垂柳,亦如那女子发饰上的流苏,艳丽可人。

—梦境记录180128—

位于商业大厦的活动中心区,有一间属于宗教的小教堂,信徒们都在那里对着神的传言者进行忏悔。
偶尔误入的我有幸地看到了他们的忏悔仪式。
“仅仅用口头上的祷告可是无法获得神明大人的谅解的——”高高在上的人这么说道,却不是那泥塑的无机质开口说了话。
信徒们听后抓过旁边铁盘子里放着的一次性注射器,往自己的血管扎去。鲜红的,暗红的血液被抽入偌大的针筒内,信徒们注视着缓缓上升的液面呼出了如释重负的叹气声。
“越多的血液越代表了我们的虔诚——”
不,哪里不对——
信徒们回过头来,那是一群年纪本应该在隔壁上兴趣班的孩子们。脸上或多或少地涂抹着红药水,红斑同时也在那些孩子们的四肢上蔓延。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