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自己喜欢的
WEIBO@H2Cu阿相

© 十五相
Powered by LOFTER

吟唱禁咒,相通相爱。
黎明降临庭院,月轮回到原点。
星辰重新拼合,我们回归一体。
这是妄想的结局,这是真正的幸福,这是永远的崩坏。

是否只有疯子才有资格哭笑?
那就戴上狐狸的面具来起舞吧,
以过去的黑水为养料生长出新的赝花吧!

置顶测试

雷猴哇,这里是阿相。
主原创以及自家oc,偶尔写同人。
主博放文,子博放画,游戏截图以及其他,还有个写小日记的子博。
日常蹦跶在自己扣扣空间,有兴趣可以私信找我k列。
微博@H2Cu阿相,日常忘记密码系列。
百合耽美无差写手(比较萌百合),自家oc偶尔还写写bg兄妹情。
想起来就会写一下的梦境记录,平时堆的都是碎言碎语以及自家oc世界观相关的设定。世界观目前只有两个,世极之庭和—诗界—。
自家四个娃utau虚拟歌手养成中,为此点了一堆七七八八的技能。

BILIBILI@阿相的化学式是H2Cu B博活跃偶尔会投稿经常深夜直播画画。

游戏一直玩的只有mc,mc大法好。
最近准备认真写个短篇出来。

“医生,有没有吃了不会做梦的药,或者说即使做了也不记得的药。”
“医生你个大头鬼,我这是花店不是医院。”
“医生,有没有药。”
“……喏,薰衣草。”
“味道太冲了。”
“……玫瑰?”
“太香了。”
“……薄荷咯。”
“……”
“怎么这下没话说了吧!等等叶子不是直接塞进嘴里吃的啊!”

困于梦境。

这个夏天,不知道是老爸老了跟我吵不动了,还是妹妹的事让他分心,总之在家我过得还算舒坦。
往往是下午三四点才醒来,从无边无际的梦里醒来,然后下楼晃到客厅蹭wifi玩手机。六点多的时候家里人会摘完龙眼回来,便蹲去庭院里,挑个头大剥壳吐核,吃到嗓子眼里都是甜腻才停下。
总有种不真实感,像黑色油污上面的五彩斑斓,但我又是如此贪恋这份美好。

我本就并非一个飞蛾扑火,趋于欲望的人。
若一直没有醒来是不是会好一点。

青城筑于山里,而万華城架于海上。
说是海也不确切,那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之水,事物落于其中也不会沉没,水面上往往漾着无处可去的灰屑。
万華城跟世极之庭很像,同样是没有白日黎明的庭院。
但它有一轮与自身一般大的明月,所有祭典都在月的庇护下进行。
大概是月的原因,万華城里时常有风。
当灰屑被风吹起时在月光下显得闪闪发亮,孩子们会误认为那便是星辰或是金子等一类美好的事物。

我憎恶,那些戴着面具起舞得到鲜花的家伙。我也厌恶,即使戴上了面具也无法起舞的我自己。努力努力,努力到何种程度才可以称得上努力?放弃放弃,我只想要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醒来太迟了,只有六年时间,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所有的人都在离家出走,所有的家都变成了远方。
城市被外来人所塞满,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
城市不再是城市,听不见熟悉的方言,只有一方通行的标准话。
徒有其表的城市。

主博也转一下_(:з」∠)_因为今年在赶两张贺图所以就没有贺文了23333333

—幽灵海—:

祝自己生日快乐
身体健康

我们(怪物)带着面具,跳起血腥杀戮的舞蹈取悦神明,最后一个仍然站立的人,得到九尾的神明为其实现愿望的机会。
你的愿望是什么?
不要忘记了你的愿望。
即使周目在一次次延伸。

原本一切只是无尽的骗局,当那孩子如同破碎的星辰一般降临在此,一切开始向死局走去。
神明有了依托,死亡也就变为真实。

以上为北中绛血事件的摘要,来自水月电台的报道,报道者为假冒又真实的神明大人。

黑水,绛血,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两人最终是一起回到了最初降生的庭院。
—庭院·地下—
躺在平台上,两人同时睁开了双眼,但彼此无言。
大概是修复的原因,两人回到了十五六岁时少年少女的外观,发色因黑水的褪去而恢复正常,眼睛也重新变回当初完好无损的状态。
两人现下正静静思考着,有关过去有关未来。
必要的教育已经完成,两人接下来的路该自己进行选择。
“呐单束——”
“怎么了双尾。”
“还记得以前小时候的约定吗?”
“嗯……”
“那——”
“一起唱歌吧。”“以后一起唱歌怎样。”两人同时开口,也同时笑了起来。
接下来便是崭新的,与他人相遇的物语。
白歌。

设定更新——两人生日修改为7月18日,是管理者的生日加上...

梦境记录
我骑着单车在天上飞行,骑着单车飞一开始就好像在爬坡,一个看不见的陡坡,当到达坡顶的时候,就可以加速全力飞向想去的地方。
这天放学后我去了隔壁的城镇,飞过去很快,只一会就到了,顺利地混入当地放学后的高中生人群中。
隔壁的城镇原本是一片废墟,但在这个废墟中开出了一朵奇异的花,一所贵族学院竟选择在这里建起。人群开始汇集,谁都想观摩一下那所传说中的学校。受到这个影响,一些商业街陆陆续续地建起,植物也开始生长这里变得不再是废墟。只是城镇名字中的墟还牢记着过去的历史。
但是这所学校并没有明确的地址,各功能区分开藏匿在这片废墟里。比如从这个小巷口进去是贵族学生的舞厅,年迈的仆人正准备将大小姐拒收的花束扔掉...

“之前那次,是你看到了吧。”雪青搽口红时漫不经心地提起这个话题,“——黎家三小姐。”
她用指尖略微抹开那艳丽的红晕出漂亮的唇妆后,雪青似笑非笑地转头望向呆愣站在旁边的黎茉。
“是,是我又怎样——!你,你们大庭广众之,之下怎么可以做,做那种事!!”黎茉被她看得莫名地慌张,不由地说话疙疙瘩瘩,好似做错事的人才是自己。
“那看来——”雪青忽地起身前倾压上少女单薄的身体,手指用力地捏住了对方下巴,“只能封口了——”
“你,你要干什么——!!”黎茉差点尖叫出声,没想到接下来雪青却对着自己的嘴唇径直——亲了下去。
明明同样都是少女,那瓣柔软微凉的触感,以及口红令人迷乱的香味,是如此令人心动,是雪青给黎茉带来的初吻体...

新郎抱着染血的新娘步入大海,在海里完成来迟一步的婚礼。
死亡亦无法将我们分离,我跟你一起沉入死亡。

【原创百合】伪音物语【短篇已完】

伪音物语
—0—夏末
九月某一天的下午三点半,平时本就吵闹的运动场今日更是因为社团集体招新而显得热闹非凡。棠容跟社联的负责人打过招呼之后,便牵着原本还想凑热闹的阮淞过去运动场附近的饭堂。
“为什么不过去看看?”阮淞委屈巴巴。
“太热了。”棠容捏了她脸颊一把。
虽说现在是九月份,不过气温依然高得让人怀疑是不是夏天还没有离开。两人去了二楼的奶茶店歇脚。奶茶店因为人少而显得静悄悄的,说话大点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估计平日里的顾客都去围观社团招新了。
她们在左边靠里的沙发区坐下,背对背排放的沙发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当做是一个小卡座。坐下后阮淞挨着棠容在刷手机,而棠容点了一份烧仙草一边吃着一边时不时跟阮淞闲聊一句。
“哇糖...

发刊啦!!!撒花ヾ(●´∇`●)ノ!!!

张鹋:

一个百合本III 声·色

下载链接 (若失效请联系补档)


staff:

主催: @张鹋  画手 @北极有树  排版 @風車與海 

文手:  @桔梗繁花  @苦艾酒  @树啊   @洵河  @逐水  @玛丽怜冰露 

 @末色纸茶  ...

【原创百合】怂包萌大奶【短篇未完】


0
怂包如阮淞,她认为自己这么怂以后就是注孤生的命,没想到……

“阿瞳阿瞳,你快看前排那个妹子——”阮淞正一脸兴奋地拽着辰瞳的手臂,脚还不住地将前排的空座位踩上踩下。
“哪呢。”辰瞳顺着阮淞手指指的方向看去。
这节是公共英语课,两个班在阶梯教室一起上。而两人坐在左侧后方,很容易看清前排的学生。
“那个黑色卷发的妹子!我目测她的胸估计有D以上。”阮淞带着诡异的笑容摸着自己的下巴。
阮淞虽然人如其名非常之怂,但熟起来之后——
你会发现她是个变态。
还是个喜欢大奶的变态。
这一点辰瞳是充分地认识到并无时无刻体会到,比如现在。
“啊好想对那个充满乳汁的地方干这样那样的事——”说这话的同时阮淞还配上十分猥琐的手部动作。...

星降庭之诗·雨天


这天下午无事,双尾就陪单束在温室里照料植物。说是陪,双尾充其量是坐在温室中间的桌子边抱着个抱枕单纯看着,看着单束一盆盆地给多肉们浇水施肥。不过单束倒没想着双尾过来能帮上什么忙,毕竟平时园艺用的手套也就那么一对,把手弄脏了双尾估计还开心地往他脸上摁。
这可就算了,单束一边忙活着一边想。忽而听着后边的双尾没了动静,她肯定觉得无聊了吧,单束回过头来看向双尾。
只见双尾直接把抱枕往桌上一放再自己往上面一趴,侧着脸睡了。
这家伙真是……单束脱了手套走过去掐双尾的脸颊:“要睡干脆回床上睡。”
“不要……”双尾明显是睡梦中了,声音就已经听得出来已经入睡了:“说好的陪你嘛……”
这算哪门子的陪,单束哭笑不得,正好活也干...

悲伤的不是他的有缘再见,而是曾经喜欢的你被你自己删除殆尽。
已经消失了,再也无法相见了。
我们也无法回头了吧,即使通过那微弱的蜘蛛丝传递出小小的心意,已经无法回去了。
间隙,距离,统统都横行霸道起来。

洗完澡,看见自己脱在一旁准备拿去洗的衣物,层层叠叠堆在那里,有着柔软的褶皱。贴身衣物,上衣,下裤,甚至是袜子,都是黑色的。再看一眼自己手上拿着的要换的衣物,如出一辙的一团黑。
我的内心,是不是也是如此一片漆黑。

名为空的日常·秋卷

这是发生在秋天的事情。
在跟梅角一番关于审美的争论后,终于决定是由花眠带着晚空上街去添置天气转凉后的衣物。
这会已是秋高气爽之际,虽然位于南方的花原还未到秋风萧瑟的时节,但气温逐渐的降低的确让人感受到凉意的来临。
不过得等到校运会才会真正得冷起来吧,晚空扭过头看向车窗外,目及之处皆是连一丝高层云都没有的瓦蓝天幕。
两人去的是离学校比较远的购物大厦,里面除了有普通的男女装店铺,还夹杂着些卖些特色服饰的店铺,比如jk制服店和旗袍定制店之类的。而一楼就有个lolita服饰实体店,店主小姐姐则是花眠以前的同学。
这俩关系称得上是比较好的,以前花眠出cos总是拜托她帮忙做衣服,如今她偶尔还会让花眠来当一下基佬装的...

正因为痛苦,所以才要开花,即使那是赝花

万華祭设定


万華城隶属于—诗界—世界观,既非庭院也不是星辰(箱庭世界),独立存在的特殊建筑。
万華城里举行的祭典统一名称为万華祭。
万華祭汇集了来自所有箱庭世界的节日祭典,众多祭典同时在万華城里分区举行,以永恒核心运作,祭典永远不会结束,所以万華祭也被称为不散之宴。
比如东十字区是春节祭典区,再细分一下可以是烟花祭区和庙会祭区。西九字区是万圣节祭典区,西十二字区是圣诞节区以及牧羊节区。
而中央一区属于管理区,这里的祭典是星灯众会祭典。
在万華祭里游走要小心不要沉迷,否则会成为当地祭典的永恒核心的一部分,那样的话就会进入祭典,也就是每一天都是祭典无法离开。
既然有正面的光明的祭典存在,自然也有反面的黑暗的祭典存在,比如...

居住在海里的星星变成了幽灵。
因为星星得了病,病名为单向透明病症。但星星真的病了吗?还是因为星星是颗不闪闪发光的星星?
星星虽然是颗星星,但是却不像其他星星一样闪闪发光。星星虽然拥有不少的小星星,但小星星也没有一个是闪闪发光的。
所以星星变成了幽灵,透明的幽灵游荡在海里,直有发出声音才会被发现。但是总是发出声音会不会打扰到大家呢?大家看起来都很忙的样子。幽灵抱着小星星们自顾自地玩耍,自顾自地假装开心。但是幽灵一点也不开心。想要变得闪闪发光,是因为我的小星星们长得不好看吗?但是其他人的小星星虽然长得歪了点但是也一样闪闪发光啊。
幽灵试着发出声音,但是声音没有人回应。有其他路人过来“安慰”星星,说星星的小...

摘抄—《我所创造的怪物》乙一

边远的瀑布房间
冷冻库山岭
断头台溪谷
令人烦躁的台阶之丘
桌布森林
衣柜盆地
沉没钢琴码头
第一眼看到这个房间,我联想到了一个看不到边界的,巨大无比的 略微阴暗的音乐教室。不过,这里没有地面,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水,水面异常平静,没有一丝波纹,可基曼却把这里称作“海”。我们所处的房间入口处,有一座栈桥延伸至水中,栈桥的前端停泊着一艘蒸汽船。
据说,“沉没钢琴码头”房间的海与一条水路相连,沿着那条水路穿过几个房间,就可以到达我们的目的地——“图书馆海角”房间。
“沉没钢琴码头”整个房间虽然有点阴暗,但蒸汽船上有照明设备。我从船舷探身向水中望去,结果发现水底沉没有无数的钢琴,鱼儿们成群结队地在黑白键之间游来游去。...

天才,最强最xxx,像是泛滥或者说繁殖过度一样出现在目之所及之处,没有这种形容词就不行的吗就写不下去编不下去了吗。
膈应膈应膈应。
不想当(写)个普通人那普通的定义是什么啊,大多数的选择吗,特别就写特别就好啦为什么要冠上最xx的形容词呢。
都在写金字塔顶端一样的故事。故事不是整个金字塔都在发生吗。
因为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吧,特殊就成了普通,天才像是蝗虫一样泛滥,金字塔顶端也就跟水沟底部并没有什么区别。
万物如明镜一般的隐喻。

觉得自己真的不会混(到这里蹲蹲)

星辰浸于黑水之中·?

为什么,总是会下意识地想要当个好孩子呢?双尾漠然地注视着那些把自己的伞抢走的人。
“把我的伞还给我。”
以前是因为有单束在自己身边,自己也想跟单束一样当个好孩子。把自己黑色的内心隐藏起来,努力去成为阳光明讨人喜欢的样子。
“不给~就是不给~”
但是单束现在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成为那个样子?彬彬有礼,笑容温和,对他人友好,即使受了气也不可以去骂别人而是要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错。
没有任何意义,此刻再当个所谓的好孩子完全没有意义。
而且太委屈了,就像现在。
难不成我还要对这帮点头哈腰求他们把我的伞还给我吗?说到底为什么要把我的伞拿走?哪里来莫名其妙的?
“有本事就过来抢啊~不过是个装模作样的怪物——”
啊...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