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自己喜欢的
WEIBO@H2Cu阿相

© 十五相
Powered by LOFTER

现在想想小猫崽子真是太可爱了,蜷在那里身子跟脑袋一个大小,小小的像一尊可以放在手上的小雪人,叫声还奶声奶气的。
出生没多久就没有大猫带着过活,吃不到奶水瘦了吧唧的,只能直接蹲在我家门口门槛那里眼巴巴地讨食吃。
又粘人又怕人的,见人走近了小心翼翼地跑远几步 见人走远了又颤颤巍巍地过来继续蹲守。
太可爱了吧。

世界一瞬间黑暗,我的内心也一瞬间变得漆黑

今天天气很好,虽然有风,气温也开始降低,但是阳光灿烂。只要晒一晒就能暖和起来,所以蹲在阳台晒太阳。
天也蓝,虽然蓝得有点灰。是不是因为没有见过真正的蓝天所以才会把这种颜色也叫做蓝天。
蓝色恐龙抱枕趴在我身上,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原来可以看见星空,还是说床帘质量不过关。
一切都很好,只有我不好,明明一切都是这么好的样子。

灰色大行其道,纯白和纯黑却无人知晓,这就是世间

从满天花海中坠落回你的怀抱,顷刻,幻梦便崩塌回真实的世界,身边有你陪伴着的世界。

不,不会存在的,偏见与歧视是永恒的,是不可磨灭的,正如性本恶,正如有光必有影,正如乌托邦的本意就是不存在的理想乡
你以为的平等,只是不平等转移到了你看不见的地方,你便以为天下都是平等的了
到时候人们就会批评穿着普通没有个性的人,指责男生为什么不化妆女生为什么没有肌肉,异性恋为什么还要存在增加生育增加人口负担,如果面上没有笑意就会被强行戴上笑的面具
如果试图驳倒上面的话语,那么就证明第一时间永远都不是理解与尊重
所有人最初的样子都是积极向上的吗?
有喜欢天国的人也有喜欢地狱的人
世界上永远不只有阳光,还有阴暗的水渠

梦境记录181112

学校里有一段奇怪的向负楼层延伸的楼梯
我们下到了负五层还是负六层,被老师带了回来
听说到负七八层会发生不好的事
那里有一只黑猫从负五层一直跟着我上来
它很凶呲牙咧嘴的
我摸了它头它就安静下来变得很乖
像是普通的猫
……
它在诱惑我下去负八层

因为你还不够痛苦

不喜欢整天说着死啊病啊的人,所以我讨厌我自己
不喜欢装腔作势戴着面具的人,所以我也讨厌我自己
正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所以才是这样的家
正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所以你才一无所有
正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所以没有人会爱你

“有个学生因为英语课迟到了就跳楼自杀了,太脆弱了吧。”
“那种人肯定没有理想也没有爱好,要么就学习成绩太好压力太大,要么就物质条件太好了整天被娇惯着。”
“现在的年轻人啊心态一点都不行,随随便便就放弃生命,明明生命是这么可贵生活是这么美好!”

是这样子的吗?
都只是站在高地上自说自话罢了。

糖果 口红 猝死

以前在南海校区的四人间宿舍里,右边唯一的抽屉是专门拿来放糖的,大多数都是硬质水果糖,偶尔会有巧克力夹心的太妃糖。
没有奶糖,太甜腻了。也没有软糖,不好保存。
一大包一大包从超市里买来,撕开包装后里面的糖果散落整个抽屉,去上课就捞几颗出来放进帆布袋里。
万圣节前夜,准备拿师姐给我的黑巧克力去坑人玩,幸运的人可以得到甜的巧克力。
无论是100%还是72%的黑巧克力,都太苦了,不禁发出跟师姐一样的声音:“像狗屎一样难吃。”
但是纯的牛奶巧克力也太甜了,甜过头了。
我这人真麻烦。

师姐们有三个会化妆,也会涂口红,下铺同学也会每天搽上颜色不亮眼的口红。涂了口红感觉就像化了妆一样,不化妆也要涂口红。
于是我耳濡目染地...

斑斓之下,是无边的黑水,其实早已晓得,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公不正。
政客的出生,诗人的死去。孩子的痛哭,大人的假笑。遥远的贫穷,眼前的富有。劣等的喝彩,优秀的沉沦。
即使戴上面具,也是无法起舞。
只是沉睡着,在斑斓的梦里。

即使物理意义上得到了可以紧紧拥抱的什么,这个胸腔里心理意义上依旧是空空荡荡。
如今能够拥抱之物,依旧无法填补过去的空缺。

我们和着酒和血亲吻

滑石鱼

一个突然被想起来的设定#
滑石鱼:青城特有产物,肉质鲜嫩滑口,是极受欢迎却又稀少的高级食材。鱼口中含有一小圆石,乃体内自然生长而成。当圆石被摘离鱼体的时候,圆石会发出美妙乐声。
据知情人士透露,乐声是目前最为古老从真神时期流传下来的乐曲——桃原组乐,据不可靠推测,此鱼一开始应该只是一个为了记录传承桃原组乐的基因装置。

因为真神定下的黑匣限制,所有科技一旦向上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无法再发展,所以真神时期的人们便横向发展出许多奇奇怪怪的科技()

我心中肯定没有那种闪闪发光的东西,我所做的也仅仅是在模仿花开的轨迹打造出一朵又一朵的赝花。
我深知,我所拥有以及能够确切肯定的只有那漆黑的自己。

无论谁都有漆黑的一面。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下水道的金鱼

我跟她说尼采,跟她说村上春树。她听不懂,只是顺着我的心意,在夕阳里笑成一张面容模糊的肖像画。
我只好放下那些文字,跟她说起学校里的猫,饭堂里的饭,宿舍里的火。她听懂了,于是便真真切切地笑起来,手里夹了一只点着的杂牌烟,青烟缭绕开出一株花。
我牵着她的手,拉着她倒在出租屋里那张巨大的木床上。她顺从地扑在我怀里,烟则被她伸长了手,丢进窗台上的水碗里。
我搂着她的腰,侧过脸看向窗外的黄昏。

唯一值得开心的时候是创造自己的世界的时候。

唯一能确定的是对于自身的爱。
因此我对你是爱着的,因为你就是我啊。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有两种不同的信仰,人们都穿上不同颜色的衣服以表明自己的立场。
穿白袍的人,信仰太阳和鲜血。穿黑袍的人,信仰月亮和腐坏。
两方人都标榜自己的信仰为正义,批判对方的信仰为邪恶,于是展开了绵延至今的“正义之战”。
白色黑色都是正义,每个人都只是在为自己的正义站队罢了。
站队的人多了,欺凌也是一种正义。
你的正义是黑色还是白色。
我太弱小了,只能默不作声。

星辰的梦境,会是什么样的?

在这座高耸洁白的主宫殿里,每一个地方都飘荡着细软华丽的月尘轻纱,每一处角落都充满了精雕细琢的星海纹路。月石打造的屋顶攒成细利的尖顶成百上千地堆嵌在,走廊顶上垂下无数闪烁的星砂被虚无的风撩动。就连在里面工作的人儿,眼眸也是宝石一般剔透晶莹。
而“我”,被束缚在唯一的,最高的钟楼上。
失去原本的面貌,睁着莹紫色的双眼俯瞰这一切。

【梦境记录180913】

不知道是第几次梦到这个了,但一次比一次严重。
我拿着手帕,往手帕上吐出我碎掉的牙齿。
碎成一排一排的牙齿,没有痛感没有流血,口腔的骨骼只是在不停地破碎,脱落,然后我把它们吐出来,它们落到手帕上。
零零碎碎堆在手帕上一堆,不仅是牙齿,还有颌骨之类的?大大的骨头旁边有着像梳子一样的骨刺。我还偷偷吐了几块肉块,它们大概是喉咙附近的,也跟着脱落出来。
无边的恐慌,在梦中不断号哭着,永远到不了医院,只能够不舒服地醒来。
太伤心了,我只是个碳酸汽水患者何苦这样子折磨我()
当你完成一个冒险,或者当你还什么都没开始的干的时候,当你的舌头无意中撩过你的下排牙齿,你的牙齿毫无阻碍地,像换牙一样前后摇晃,甚至已经直接脱落出来...

最近忙得乱七八糟……曲绘没画小说没写合唱不敢再去找调声怕又惹毛了音源没录视频没录模型没改……
什么事都做得半吊子(躺平)
只有社会实践记得拿去盖章了()但是心得还没写……
昨天做的个站页面,win10自带的浏览器好厉害啊还可以滚动截图()
是自家孩子故事的时间轴
我是不会写正文的(理直气壮脸)

每个人都有不幸,没有人会是幸福。

一旦你离开了我,我就再也不是我了。
半身ver

吟唱禁咒,相通相爱。
黎明降临庭院,月轮回到原点。
星辰重新拼合,我们回归一体。
这是妄想的结局,这是真正的幸福,这是永远的崩坏。

是否只有疯子才有资格哭笑?
那就戴上狐狸的面具来起舞吧,
以过去的黑水为养料生长出新的赝花吧!

置顶测试

雷猴哇,这里是阿相。
主原创以及自家oc,偶尔写同人。
主博放文,子博放画,游戏截图以及其他,还有个写小日记的子博。
日常蹦跶在自己扣扣空间,有兴趣可以私信找我k列。
微博@H2Cu阿相,日常忘记密码系列。
百合耽美无差写手(比较萌百合),自家oc偶尔还写写bg兄妹情。
想起来就会写一下的梦境记录,平时堆的都是碎言碎语以及自家oc世界观相关的设定。世界观目前只有两个,世极之庭和—诗界—。
自家四个娃utau虚拟歌手养成中,为此点了一堆七七八八的技能。

BILIBILI@阿相的化学式是H2Cu B博活跃偶尔会投稿经常深夜直播画画。

游戏一直玩的只有mc,mc大法好。
最近准备认真写个短篇出来。

“医生,有没有吃了不会做梦的药,或者说即使做了也不记得的药。”
“医生你个大头鬼,我这是花店不是医院。”
“医生,有没有药。”
“……喏,薰衣草。”
“味道太冲了。”
“……玫瑰?”
“太香了。”
“……薄荷咯。”
“……”
“怎么这下没话说了吧!等等叶子不是直接塞进嘴里吃的啊!”

困于梦境。

1 / 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