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生辰夜游—】

当时钟的指针滑过表盘最高的刻度后,我蹑手蹑脚地打开家里那扇生了铜绿的大门,走入庭院打量着这个入夜后我从未涉足过的世界。
今晚的月色很好,我的影子被月光照得发蓝,尔后独立爬上墙壁又脱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于我的存在。
当祂站到我的面前时,我就已经知道祂不再是我的影子了。祂是十五岁的我,是我在时间行进中流逝的本身,借由影子这个载体来展现在这个时刻。

【晚上好呀。】你熟络地跟我打招呼,我也微笑着点头示意:“晚好。”
为什么是你来陪今晚的我呢?大概是十五岁也是同十八岁一样是某种事物的分水岭吧,而此刻的我正踏入这条名为人生昼夜不息的十八岁河段之中。
【已经到时间了,我们快走吧!】你挽起我的胳膊,薄凉的触感让我无时无刻不意识到你只是存在于今晚的陪同者。我被你带着走,一路上跌跌撞撞的。我走在你的后面,打量着十五岁的你,或者说自己。
十五岁的你和十八岁的我外表上并没有多大区别,就连身高也未曾变过。那是什么让我们能够轻易区分出彼此呢?
是心,是我这颗发生了无法逆转的变质的心,与你那颗依然被安心呵护着的心。
等你一股脑的冲劲用完了,我们便开始走得慢下来,我回过头看了一眼我们的【家】,那栋三层的水泥小楼。
砖红色的外墙上,昔日的金银花在月光的照耀下生长,覆盖了一面又一面墙,孕育着盛开着馥郁芬芳的花朵。
金银不一的花朵引来夜蝶,夜蝶在荒废的水泥地上种下庭院往昔的记忆。朱顶红从肥硕的鳞茎中抽出枝叶,蜘蛛兰编织出纤细甜美的花瓣。五角星从它羽毛一般的巢穴中探头,美人蕉在巷子那头安静地站立,开着紫色小花的酢浆草像蛇一样蜿蜒覆盖了整个庭院。
庭院在一片葱绿中满足地叹气,只有在月华下它才能做回旧日的美梦。
【但我们的目的地不在那里,】你叫回失神的我,【我们还没有去到世界的尽头。】
我们拉着手穿过失去灯光的午夜篮球场,经过那汪黝黑的水塘。夜深时分的村庄静谧而又令人安心,村庄以后应该也会一直如此不分日夜地沉静下去吧?
我们走到空无一人的主干道上,耳畔传来一阵阵虫鸣,时不时还能遇见闪烁的萤火。荔果林里孔雀在成群结队地散步,巨大花哨的尾翼扫落一地的荔枝。红透烂熟的荔枝在枝头摇曳,送来香甜的晚风。鸵鸟在空旷的高速车道上漫步,高昂着头安静地看着我们经过。
我们在初中学校门口搭乘上唯一的班车,玻璃匣子一样的交通工具沿着云影移动的轨迹行驶在城镇上方。我们手握手地坐在最后一排,高高在上的后排中央。
【就像是君王一样!】
“是是。”
班车一边像鲸鱼一样轰鸣一边悠哉悠哉地向前行驶,我们趴在后排打不开的车窗上看着下面火柴盒一样细小的房屋,还有远处触手可及的夜色。云彩快速移动着,却又没有一丝一毫遮挡住月光。尽管不是满月,但洁白的月光像太阳一样尽职尽责地抚摸着世界上的所有事物,无论是巨大的还是细小的。星辰也在夜幕的底下闪烁,无论是什么星等。
“伸出手去会被烫伤的吧?”我感叹道:“如此耀眼就像是白日。”
【不会的,月亮和星星们很温柔的。】你笑嘻嘻地按压着我的手指,指关节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原来这样子的吗。”我向下看去,路灯尽职尽责地照亮着万千道路,房屋静静地沉睡在深夜温柔的怀抱里。周围没有多余的声音,只听见班车的鲸鸣声还有窸窸窣窣的风声。
“可是世界一点都不温柔。”我坐回座位,握紧了你的手。
【不,那不是世界,那是社会,是人与人组成的社会,不是星辰与植物组成的世界。】
你一点一点地掰开我的手指,然后又一一把它们压下去。经过按压的手指脱骨一样柔软无比,温顺地被你拨弄着。
【世界是很温柔的,我们突兀地诞生于此成长于此,世界没有排挤我们,而是让我们一同生活在这里。】
【残忍的是社会,惧怕着异类的社会,玩弄着心的社会。】
“可是我终究也要走入那样的社会,成为那样的人吗?”
【不,不一定的,你或许可以像高三那样做,把自己的世界搬离那个社会?】
“会很寂寞的啊。”
【说得也对呢。】
“【一个人的话,是无法好好地存活下去的。】”
班车进入城市,低矮的房屋被高大的楼房取代,两边的行人道也被铺上中间镂空的方形街砖。四下没有一星点的人造光源,连路灯也随着城市这个巨兽一起沉睡着。树木反而生长地越发嚣张,铺天盖地遮住了道路。班车行驶上树顶,树下有白色的荧光汇聚成河流,漂浮在离地面一米高的地方。
【那是城市里人们的梦,小心不要掉下去,不然会掉进别人的梦里面。】
“我也没有那么笨好吗。”
【城市不像村庄,没有那么多植物可以吸收人们的梦,夜晚人们的梦在水泥格子里堵地慌了,便会出来街道上游荡。】
我们透过树枝的缝隙看着那条浮河,白色荧光聚集在一起就像是地上迷你的银河,而所有人的梦都在银河中沉浮。
那或许是与家人有关的梦,或许是与友人有关的梦,又或许是与恋人有关的梦,应该都是一些丰盈充实的梦。
【但有时也会出现空无一物,内容空洞的梦。那种梦像贪婪的鲨鱼,会把碰到的一切梦给吞噬殆尽】
“那还真是可怕的梦。”
林荫道很快就走到了尽头,班车也跟着滑下树顶,与游荡在外的梦保持一个高度向前滑行。
我们凑近车窗近距离地观察那些梦。
那些梦近看就像是一堆堆的肥皂泡沫,光滑的表面七彩斑斓地映射出梦的具体内容,大多都是模糊不清的。
“毕竟不是梦的主人呢。”
【但即使是梦的主人也不一定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究竟在梦什么吧?】
“说得也是。”

还未到终点站班车就突兀停下,我看向窗外:“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呢?”
外面是我熟悉多年的建筑群,是我熬了三年的高中学校,各种意义上的熬。
【这里是很重要的地点噢!】你拉着皱起眉头的我下车,【况且现在也没有人会出现,那些你讨厌的人是不会存在的。】
“即使如此也是很讨厌这里……”
那些人的音容笑貌仿佛刻进了墙壁,在水泥钢筋之中讥笑着不明状况的某人,旋转的花纹都像是那些令人厌恶的嘴脸。
但我很清楚的,真正令我厌恶的不是这些他物。
我们走上教学楼的五楼,坐在往日的教室里。
当学生离开了教室,教室就会迫不及待地把原来的自己显露出来。桌椅散发出陈年木头独有的味道,书本的油墨味也肆无忌惮地扑鼻而来。学生们在教室里坐过一届又一届,依然无法改变教室的气味一分一寸,人声鼎沸的教室沉静下来也只剩下桌椅原有的味道。
我看着你坐在讲台上晃动着双腿,微笑地看着我。有什么粘稠的情感涌上心头,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下头看着桌面上我亲自刻下的印痕。
我的座位在高三下学期搬离了教室的主体部分,独自坐在窗边。尽管这样子的位置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但这是【被放弃的人】的位置。
一想到这,黑水不管不顾地从我的心里宣泄出来。
黑水在教室里横冲直撞,很快就淹没了鞋底。放在地上的纸皮书箱被打湿,书本被黑水污染生出扭曲的文字。玻璃窗害怕地嘭嘭作响,想要逃离铝合金制成的窗框,逃离这场悲哀的自白。
你坐在讲台上,俯观着我和这一切。
“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你走下讲台,走向黑水之源的我。
“我……没有做到你的期望……我……我在高中没有成为理想中的自己,成绩变差……人缘也不好,没有什么朋友……而且心也变质了……再也不是原来的心了……”
我的话语中带着呜咽声。
黑水侵蚀上墙壁,腐蚀了钢筋水泥,连同桌椅书本也一并吞了去。教学楼崩塌,我们落入无边无际的黑水之中。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我们在漆黑的湖上对话。
“你不像我,你学习成绩好,整个班都是你的朋友,还有三个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朋友……”
【可是你也在这里还有别处遇到了对你很好的人啊,对你温柔的人,喜爱着你的人,陪伴着你的人,你以后想要成为的人,不是吗?】
你温柔地牵起我的手,黑水中的黑色物质向下沉淀,湖水开始一点点地变得澄清。
“可是……”
【而且你不也是在高考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绩吗?你的成绩一点也不比我的差啊,最后也漂亮地打赢了这场战役吗?】
黑水迅速地退去,湖面逐渐恢复了原来的透明度。这里是无边无际的大湖,正如心的宽阔。
“不,不是的……是别人给了我力量,还有运气……”
【可是如果你最后没有自己好好努力,再多的力量,再好的运气也是不足以如此完美地结束的。】你握着我的手笑起来:【正是因为你自己,所以你才能有这样的结果呀。】
我顿悟,而有什么改变在此刻发生了。

月亮没有再一次升起,但是星辰却沿着远方的边际悄悄地爬上天幕,洒下柔和而又细小的光。黑水盘踞在遥不可及的下方,挣扎着想要重新染黑这片湖水。
我们坐在没有边际的湖水上,感受着天穹上闪烁的星辰带给我们汹涌的压迫感。我们的秘密在星辰之下显露无疑,坦诚地接受所有的审视。
“关于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我该如何去对待?”
【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既有光也有影。不喜欢的就回避,喜欢的用尽全力。不要被他人影响从而改变自己,这与自己想要改变自己有很大的差别。】“我害怕,我害怕准备到来的一切。”
不知何时,泪水悄然从我眼中滑落,这是我最深的恐惧。
【谁都不能阻止未来的到来,】你温柔地拭去我脸上快要滴落的眼泪,【但是生活永远都不会很糟糕,生命脆弱而又顽强,你会得到坚定的信念去面对不可知的未来,你会以计划作为武器去应对一切的未知。】
“我以后会成为更好的自己吗?”
【你会的,你会学着坚强,你也一定会成为理想中的自己,也一定能把握着你想要的未来。你也会成为闪闪发光的星辰。】
【你以后也会拥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会遇到爱你的人与你爱的人,会有人像我一样长久地陪伴着你的。】
“那,长大成人之后,你还会陪在我身边吗?”
【当然会呀,无论多大年纪,被人批评成熟或是天真,还是落入黑水之中,我都会在你的心的最深处陪着你。】
【只要你愿意,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做回像我这样的孩子的。】
“……谢谢。”我对着你露出了微笑,而这次落下的是喜悦的泪水。
星辰开始一颗颗地从穹顶坠落,划出优美的弧线然后掉入湖中,使湖面激起阵阵大小不一的涟漪。
即使跌落入湖,星辰也依旧在湖底闪烁,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原本之前在我们头上的星幕倒置过来,现在在黑水之间明灭。
湖面升起巨大的圆月,树木在月光的照耀下疯长,长出青铜色的枝桠,舒展丁香色晶莹剔透的叶子。
我们躺在湖水上观赏着这场盛宴。
【这里以后会变成海。】你轻轻地对我说。
“我们能够去到世界的尽头吗?”我转过头看你。
【一定可以的,】你拉起我的手,【我们会踏上星辰铺成的旅途,我们会去到世界的尽头,那里有一座安静的庭院还有图书馆。】
【我们会用文字还有图画也许还会有音乐,来一一描绘出图书馆中所有的故事,包括未来的还有过去的。】
“是的,我们一定会的。”
我们握着手沉沉睡去,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黎明,崭新的黎明。

这便是献给我自己的成人礼。
许下对自己的承诺,踏上新的道路。

                        【—17071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