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自己喜欢的
WEIBO@H2Cu阿相

© 十五相
Powered by LOFTER

摸了个鱼
世极之庭下代双叠纪中期的背景

——正(mo)文(yu)线——
将修折了花瓶里的蓬羽草蹲下逗自家陛下的“小花猫”玩:“陛下还真是爱惨你了。”
“嗷呜。”小花眠扑来扑去总抓不到干脆就一口咬人手腕上了:“什么?”
“我的天呐,”将修面无表情地把被咬出个印子的手腕收回来自己心疼地揉揉:“你这是第几次咬我了?咬够七次我就去跟陛下告状。”
“哼哼就算你告状,主人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小花眠抢了草顺势滚在绒地毯上翘着脚得意洋洋地看着他。
“陛下就是这样把你惯坏了,你肯定连陛下也敢下口咬。”将修站起身来拍下自己裤子上粘上的绒絮:“换了之前那个时候……你早就被弄死了。”
“什么那个时候?”小花眠听到有个超出自己了解范围外的词汇瞪大了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看他。
“……”将修看向在花眠发间若隐若现的耳饰,“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四眼仔将修又在说听不懂的话了。”
“……我决定待会就去跟陛下说你咬我十几次的事。”
——————
将修把手上要汇报的公文逐一简明扼要地上报给秦简之后,一推金丝边眼镜加上了额外的一条:“陛下您的猫——花眠又咬了我十几口。”
“那就让他咬。”翻看着羊皮卷公文的秦简头也不抬地回答了自己忠实的仆从。
“……”将修面无表情地扶正自己的眼镜:“陛下您太宠着他了。还有之前他提出要出去帝城外游玩那次,我以为您一定不会答应的。”
“那是放心他的安全才答应让他出去的,”秦简瞥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权戒:“给他戴上的项圈里面镶嵌了几个细小的法式,可以在最危险的关头让他避过一劫并传送回城内。项圈本身也用了可以被权戒监察到的术式材料,我随时都可以‘看’着他。”
“……”
“你以为让他戴上项圈只是我的恶趣味爱好。”
“……是的没错。”
“一半一半。”
“……”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