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自己喜欢的
WEIBO@H2Cu阿相

© 十五相
Powered by LOFTER

糖果 口红 猝死

以前在南海校区的四人间宿舍里,右边唯一的抽屉是专门拿来放糖的,大多数都是硬质水果糖,偶尔会有巧克力夹心的太妃糖。
没有奶糖,太甜腻了。也没有软糖,不好保存。
一大包一大包从超市里买来,撕开包装后里面的糖果散落整个抽屉,去上课就捞几颗出来放进帆布袋里。
万圣节前夜,准备拿师姐给我的黑巧克力去坑人玩,幸运的人可以得到甜的巧克力。
无论是100%还是72%的黑巧克力,都太苦了,不禁发出跟师姐一样的声音:“像狗屎一样难吃。”
但是纯的牛奶巧克力也太甜了,甜过头了。
我这人真麻烦。

师姐们有三个会化妆,也会涂口红,下铺同学也会每天搽上颜色不亮眼的口红。涂了口红感觉就像化了妆一样,不化妆也要涂口红。
于是我耳濡目染地知道了唇釉跟口红的区别,流行的姨妈红和枫叶红一类知识。
也不是说不了解抵触抗拒这些东西,但还是很遥远,感觉不是自己的事情。
我也买过口红,但总是不会挑适合自己的色号,所以买来之后一天之内自己过过瘾就放置一边,也不会拍照。
终究觉得自己不适合化妆,不适合口红。
感叹着化妆术的神奇,却也不喜欢脸上敷了层东西的感觉,透不过气。
是大人的东西。
反正也没有什么黑眼圈眼袋需要遮遮掩掩的,一副厚底眼镜就什么都挡住了。
啊,但是护肤什么的还是很积极的,尤其是这种天气干燥的时候。

习惯性熬夜的事情被隔壁铺师姐发现了,周末只吃一顿饭的事情也被她发现了。
师姐很担心我会猝死在宿舍。
有好好地睡觉啦,上课的时候。
想吃的时候也会吃很多啦,虽然不想吃的话是什么都不想吃。
要死掉的话,早就死掉了啦,现在的我还有事情要做还有约定要完成,还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啦。
比起意外死亡,更喜欢有计划地死去。
我也是整天在说不吉利的话的人呢。

 
评论 ( 1 )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