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梦境记录150721

梦境记录150721


人物设定

我:一个个子偏矮的女生,柔软的头发长长卷卷的,喜欢她。对他有敌意(因为觉得他是情敌。)


她:个子偏高的女生,性格很爷们,帅气的短发,习惯照顾别人。性取向不明。


他:跟她关系很好,为人很可靠,喜欢调侃我。


男生:我为数不多玩得要好的异性朋友,似乎与他认识。(但后来据我所问到的那天少年并不在那间学校而且从未去过那间学校,那么我当时遇见的是谁?)


1,

“听说那间新中有些古怪,非工作日不能进去。星期六我们去探一下险呗?”她在电话里这样跟我说。

我说:“好啊”。对于她的请求我很少拒绝,她也很少这样邀请过我。

“那好,”她很高兴地说,“那我们下午两点在那里集合。”


“嘿这边!”她站在门口对我挥着手,身后站了几个人,其中还有我讨厌的他。

什么啊原来不只是我们两个啊,我慢慢地挪了过去。她兴高采烈地跟我介绍着一同前来的几人,我什么都没听进去,只顾着一个劲地瞪着他。


“门弄开了走吧。”一个胖子对我们招招手。说也奇怪,当我们跨过那扇黑色的铁门后,铁门无风而动,砰地一声关上了。我们疑惑地抬头,却发现变天了。原本晴朗的天气瞬间变得阴沉沉,像是暴雨来临之际的天黑,乌云密布。如果不是来之前我留意了一下时间,还以为这是凌晨两点呢。


望着被黑暗笼罩的校园,她默默地攥紧了我的手:“这里果然有古怪,大家小心点。”

“嗯。”大家纷纷点头以示了解,而我却因为手被她紧紧地握住而有些意识混乱。


我们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行走在教学楼一楼,黑暗如同有生机似的雾气一样在走廊上翻滚。当我们走到一个楼梯间的时候,我忽然如同脱力了一般坐倒在地上。“怎么了怎么了?”在我一旁的她也立刻蹲了下来,扶着倒下的我着急地问道。


大家闻声围了过来,着急地对我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腿。我好想张嘴告诉扶着我在一边干着急的她说我没事,可是怎么也动不了,如同被囚禁在一个毫无生机如同洋娃娃一样的躯壳里,意识倒是格外清醒。


她抱着毫无反应的我说了很多话,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我能动的时候,她一脸后悔地对我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带你来了,你要是发生了什么可怎么办。”


“后悔也没用了,”他走了过来对着我们晃了晃没有信号的手机,“现在只能找路出去了。”


“也只能这样了,”她小心翼翼地扶我起来,“能动吗?”


我点点头,扶着她的手慢慢站了起来。她很少露出这样紧张和关心我的表情呢,心里一时有点小欢喜。


“那好,我们走吧,到上面高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侧门。”她拉起我的手,带着大家向二楼走去。


这间学校此刻就像被黑色的雾气笼罩着,阴森森的,但我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熟悉。奇怪了,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吧?


走着走着,后面的人渐渐隐入了黑暗不见了踪影。而走在前面的他和她并没有发觉,头挨头地靠在一起研究着不知道哪里弄来的一张平面图。他那个家伙真是碍眼啊,我走在他们后面不满地瞪着眼,却无能为力。


她需要的是能帮上她忙的人吧,像我这样没有一点作用反而还会给她带来麻烦的人,什么时候就会被她丢掉了吧……


想到这情绪不由得低落起来,脚步也渐渐变慢跟不上他们了。等我回过神来,周围只剩下被微弱光亮照亮的雾气,黑暗翻涌着向我袭来。发觉到他们都不见了,我心情此刻却意外地平静:“只剩下我一个了啊……”


我晃着手机漫无目的地走,固然黑暗总是令人感到害怕,我却只感到熟悉,仿佛与这黑暗是与生俱来的一体。当我走出了教学楼,发现外面竟然天晴了,傍晚金色的阳光洒在铺了橡胶跑道的运动场上,篮球场坐着一堆堆闲聊着的学生,像是星期五放学后的热闹情景。


什么啊这不是有人吗,我把手机收进口袋里。转身一看,刚刚走出的教学楼此刻也被铺上了金色的光,玻璃窗闪耀着耀眼的光,还能看见有学生在走廊里追逐打闹。


下午五点的金色夕阳很温柔,感染着我的心情也不由得愉悦起来。我把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蹦地沿着校道出了校门。直到太阳完全落下,傍晚七点的天空成了烟紫色,回到家的我才想起来他们。要打个电话吗,正当我从口袋掏出电话来,她正好打了过来。


“喂?”我接了电话,她显得很着急语速很快:“你回家了吗有没有事在学校里有没有碰到什么有没有受伤有没有……”


“没有啦什么都没有啦,”我急忙打断了她:“我现在好好地回到家了。”


“那就好。”她长吁了一口气。


“我就说那丫头会没事的吧。”这时候他的声音也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我本来还想谢谢她这么关心自己的安危,但一听到他的声音瞬间就心情不好了。“怎么你,也,在,啊——”


他听出了我对他的不满,戏谑地笑道:“我怎么不在?我可是她的,好,哥,们,啊——”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一有事就对掐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她把他推走重新地掌握了发话权,“不过没想到那个传说是真的……”


“是吗……”本来我还想跟她说我明明在那里看到了不少的学生,但她却把电话挂了。


我握着手机,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明天有必要再去看一下那间学校。就好像那间学校在引诱着我一样,结下了一个又一个不解的谜团。


听她的语气好像跟我们一起来的那几个人好像发生了什么,那我为什么还能平平安安地回到家呢?而且那学校明明我是第一次去,为什么会感到无比熟悉好像在那里读了很久的书呢?真是奇怪啊……


2,

我有一次进去了那间学校。这次是上午,天气没有像上一次那样骤变无常。没有炽热温度的日光穿透过碧绿的树叶,整间学校都静悄悄的,从教学楼那边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这间学校的最深处——后山。奇迹的是在高大树木的掩盖之下,一条溪流静静地流淌,源头竟然是有教学楼那么高的瀑布。


而且在瀑布下方的小潭里,我还遇到了个熟人——


“喂你是真心想来学游泳的吗这么不认真!”站在小潭边上的男孩教训着一个小豆丁,小豆丁逮着机会一下子就溜了。“真是的现在的孩子啊……”男孩双手叉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然后他一转头,正好看到了在一旁呆呆地站着的我:“喂那边那个你也是来学游泳的吧。”


我连忙摆摆手:“我只是找路出去的。”


“那你得游上去才行,路在上面。”


“?!”无奈我只好就这么沿着瀑布游上去,像条鱼一样。水很清澈,也很凉,我在水里睁开了眼睛,看见坐在瀑布旁边的石壁上

的女学生向我打招呼。我猛地从瀑布里蹿了出来,发现女学生后面有一条不知通往哪里的隧道。


我迈开步子走了进去,男生急忙追上来:“喂这个时候你不能进去会被教导主任看到的!”


我没有理他继续走着,隧道走完了才发现我不知怎出现在了教学楼三楼的走廊。还没站定,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就从走廊尽头传来了,从后面赶上我的男生连忙拉着我的手躲进了一间后门开着的教室。


我还没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已经坐下了,男生则坐在我旁边。我环顾了四周,这间教室的学生们都无视了突然闯进来的我们,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有的人在看漫画,有人在猜拳,桌面上发放着雪白的试卷,并没有老师在场。


看来是在测验吧,我低头想看看试卷的题目,这时教导主任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同学刚刚好像在走廊看到你?”


全班发出一阵窸窸窣窣收拾东西的声音,之前还在叽叽喳喳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就连坐在我旁边的男生也紧张了起来。


我回头打着哈哈:“哪有啊主任我好好地在这里呢哈哈。”教导主任是那种成熟女性,穿着职业套装,戴着眼镜。


主任抬手扶了一下眼镜,镜片反射着令人发寒的光:“不要以为你数学拿过第五名就得意忘形了,这次就放过你。”


“是是是,”我赔笑着,等等为什么这里的

主任会知道这个?


等到教导主任走后,全班长出了一口气,又恢复到之前叽叽喳喳的状态。男生也放松下来,然后转过来对我说:“你要出去吗?”


我点了点头。


3,

黑色的铁门砰地关上了,黑铁门之内的男生对我挥挥手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我沿着土路往回走,等等,我好像忽略了什么。我转过身,仔细地打量着那间学校。


之前因为一直在里面兜兜转转,却忘记了观察这里的全貌。白色的外墙,就连建筑物也是白色的学校,像是一座城堡,但更像是一座监狱。而且这里地处偏僻,周围没有钢筋森林,也没有水泥马路,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农田和树林。


这间如此现代的学校在这里格格不入,却又理所当然地伫立在这里。


真是……太奇怪了。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