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言青随笔

_(:з」∠)_依然是写了忘了贴来这边的补刀x^q^当时写的时候大概是新年吧^q^以前写的时候就觉得蛮好的现在看来苏到不行嗷嗷嗷嗷嗷(*/ω\*)好哈子卡西啊


【1】


“妖都也没哪里不好,就是……”青花揉了揉鼻子,闻着空气中发散开来的桂花香没有继续说下去。花香如同浓稠的蜂蜜质地,在鼻尖萦绕着浓郁的味道,仔细去闻却又只觉得清淡,安安静静地弥漫了整条街道。


言和捏着青花的鼻子,笑着说:“就是花多了点~还没习惯吗?”


“没有……”鼻子被捏着显得声音有点闷闷的,青花却没多大在意,只是觉得恋人的习惯实在有点奇怪。等被捏够了,青花照着言和的手狠狠地拍了下去。


“嘶。”言和揉揉手,一副被打疼的样子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明明没用多大力好吗,装。青花撇撇嘴,叫你那么喜欢捏我。


“小青花~”果不其然,言和压根没在意被青花赏了一脸,依然笑嘻嘻地牵着青花的手。“过年,我们一起去逛花市好吗。”言和轻轻地说着,细长略带骨感的手指摩挲着握在手心里的青花那细腻而柔软的触感。


语气温柔得叫人说不出拒绝的话,即使是没习惯冬天依然有那么多花的青花,也只是默默眨了眨眼睛,权当作默认好了。


不过花市什么的,有点期待啊,艳丽的花开满冰凉的冬季之类的,也许会美到让人感动的地步吧……青花不知不觉间也反手握紧了言和的手,言和侧过头看着身边想得出神的青花,渐渐弯起来的眼角里盛满了宠溺般的柔软目光。


【一直这样下去吧,你说好吗,我的小青花。】


【2】

花市很热闹,理所当然地也很多人,人潮拥挤着,两人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手心浸润着滑腻的细汗,却都舍不得分开。青花没有来过这么大规模的花市,挽着言和的臂弯东张西望着,虽然没有表现在脸上,但一双睁大了的眼睛里满是欣喜。还真只是个孩子啊,言和温柔地笑了。带着青花走走停停,看着他闻闻这个,看看那个,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无论如何,你开心就好。】


“?”正看得高兴的青花冷不防地被言和戳了一下腰,转过来时还一脸迷乎。


“给~”言和递给青花一串糖葫芦,这还是刚刚才买下来的,薄薄的红色糖浆带着甜腻的香气,晶莹透亮的表面镀了层新年特有温和的春光。


青花接过咬下一口,整个喉咙都是冰糖那甜滋滋的味道。舔舔嘴唇,青花向言和摇了摇手中的糖葫芦:“你要吗?”


“好啊~”言和俯下身,连同青花那小小的手一起握住,就着刚刚青花咬过的地方咬了下去。果然很甜呐,言和抬起头来,正好看到青花的脸微微红了一下。


喂……不卫生的好吗……即使这么想着,青花的心里还是忍不住起了一点波澜,恋人之间的亲昵动作什么的…还真是…有点莫名的小开心呢……想着想着,青花的脸无意间又红了一下。


言和将青花的小心思看在眼底,高兴得眼角弯起好看的弧度,干脆直接揽过青花,让他缩在自己的怀里彻底地脸红得像刚刚的糖葫芦。


青花脸红扑扑地埋在言和的胸前,听着对方强有力的心跳声,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陡然升高了好几度。几乎没有距离的概念,青花有点紧张而又害羞地呼吸着,连自己的心跳都不知不觉地同步起来。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定格,周围的人潮人拥都被过滤掉,硕大的世界只剩下彼此间心贴心的距离。即使没有说出来,不言而喻的感情也明了于心。


【一直一直下去吧,这样简单而又美好的日子。】


【除夕夜】

“待会零点谁去放鞭炮?”龙牙指了指挂好了的鞭炮。


言和摸着下巴想了想:“青花是客(xi)人(fu)自然不能麻烦他。然后……清弦不行,我怕她点是点了忘了跑。”


无辜躺枪的清弦表示:“(´・ω・`)?”


“那……阿绫?”龙牙在阿绫的眼刀下硬是拐了个弯没有喊妹妹。


“我得看着天依,免得她又吃多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待会还得和摩柯扛烟花上顶楼。”阿绫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无辜躺枪的天依和摩柯表示:“ˉ﹃ˉ?”“ㅍ_ㅍ?”


一脸黑线的龙牙陷入了思考中:“……”


“来猜拳~”言和挥着拳头很“好心”地提醒了一下龙牙。


“……还是我去好了。”


【顶楼】

言和打开顶楼的门,拉着青花走向中间开阔的空地,黑色的夜幕因为高度毫无保留地呈现在眼底。


青花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顶楼并没有安装护栏之类的,让人没有什么安全感,便不由自主地挽住了言和的手臂。


阿绫毫不费力地扛着烟花过来,身后的摩柯嘟囔着和天依提着一袋烟花也上了顶楼。


还没等阿绫他们放下烟花,楼下的楼下便传来一声叫喊。


“?”青花没反应过来,直至鞭炮爆炸的声音震动着耳膜,硝烟拥挤着漫上顶楼,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刚刚那个黑白发把鞭炮给点了。


言和的反应自然是比青花快,在鞭炮响了那么一两秒时见青花愣愣地没什么反应,毫不犹豫地将被青花挽着的手抽了出来,用双手捂住了青花的双耳:“小青花小心耳朵被震到。”


青花只觉天地一瞬间安静下来,即使火光几乎照亮了一方世界,眼前也只剩下那人正对着自己说话的口型,被夜风吹冻的耳朵也因为那人的碰触而染上了对方的体温。


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言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总是无时无刻地温柔体贴,呵护着每一个细节,把自己当成是独一无二的宝物宠着。


“喂,我可不想被你宠坏。”虽然心里是这么说,但青花的嘴角还是不知不觉地上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直到淡蓝色的烟都散去,言和才将手放了下来,此时手心也是捂的一片濡湿,沾染着青花身上的栀子花香。


【舞狮】

青花起床后发现不止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一屋子的人都不见了。


“大家都哪去了?”青花一边想着,一边循着热热闹闹的声音走向院子,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搭起来的高台,还有两个身影上下翻飞着,


“那个……他们两个在干嘛?”


“哦,青花起来啦?”站在一旁的阿绫回过头来:“他们两个啊,在进行着【真·汉子之间的对决】呢。”

“?”

“谁抢到【彩头】就一年都有好运的舞狮一类啦,”阿绫指了指挂在高台之上的西兰花,然后豪爽搂过在一旁吃着包子的天依,一脸骄傲地说:“如果挂着的是包子的话,哪轮到他们两个我家天依早就秒了哈哈。”


“你这小样。”言和找准时机,一脚把龙牙踹下了高台,伸手就把挂着的西兰花捞了下来,拿在手上向龙牙挑了挑眉。


“啧。”被踹下高台的龙牙一个翻身平稳地落到地上,不甘心地向言和竖着中指,“今年又没抢到。”


“哈哈小样,跟我斗。”言和一手拿着狮头一手叉着腰站在高台上好不得意,眼光向下方一扫一下子就看到了在一旁站着的青花。


“小——青——花——”言和喊着一贯的昵称,把手中的西兰花向青花扔去:“接着!”


不明所以的青花下意识地接过扔向自己的东西,待看清何方来物后眨了眨眼:“给我干嘛?”


“让你一年都有好运气~”言和从高台上蹦哒下来,笑嘻嘻地说。


“……”青花抱着棵西兰花微微地脸红了一下。


【性别】

“那个……他们说你是男的……你不生气吗?”青花拉拉言和的衣角。


“?为什么要生气?”言和有点不解。


“……”就像我被别人说是女孩子我也会不高兴的好吗……青花想是这么想,不过没有说出来只是用眼睛一直看着言和的表情。


言和了然地弯起嘴角,搂过青花把自己的头搭在他的肩上。“只要我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好你,让你幸福,那样性别又有什么所谓呢。”


“……嗯。”青花低垂下眼帘,眼睫毛一颤一颤的表达着发自内心的喜悦,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呢。


“不过小青花把我当成是男的我也没所谓,”言和一脸笑的很开心:“反正我也很期待小青花喊我老公呢~”


“才不会!!”青花脸一红,急忙想要钻出言和的怀抱。言和一个手长再次圈禁了青花,两个人打打闹闹着,衬得春光美好,岁月安好。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