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怪诞之礼·游梦者十五】

最初发现【这里】是什么时候呢?十五已经记不太清了,就好像自己的心理永远都被卡在十五岁这个年龄一样,记住时间对于他而言毫无意义。

只要闭上眼就可以来到【这里】,在这里自己是绝对的【leader】,拥有以自己为中心展开的故事,有最忠实陪伴着自己的伙伴,有理想中的恋人,不再是现实中不被注意的可怜小角色,十五对【这里】满意极了。

没错,【这里】就是由十五主导的梦境。

然而现实中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十五也还是那个与社会脱节,不理时事只会带着耳机听歌的小小角色。

【其实对梦境的过分美好而沉溺其中不过是因为现实中的自己是个可怜虫吧?那里不过是你自得其所的安乐借口而已。】心里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声音在讽刺着自己,嘲笑着自己,提醒着自己,十五无法回避无法解决,只能痛苦地默认和不知所措。

然而十五发现自己的情况却是越来越严重了,如果说之前还分得清现实和梦境,那么现在是经常一个恍惚就失去了认知,大脑瞬间被刷新只留下一片空白:“这是哪里?我是谁?为什么要在这里?”

为此他不得不用些“特别方式”提醒自己。 从袖口滑出锋利的刀片,将刀片握于手心狠狠按下,自至鲜血淌出染红掌心。保持清醒的目的是为了不至于在梦境中溺死,将染血的刀片随便地放入口袋,这件外套估计脱下来抖一抖不知道能抖出多少藏得奇奇怪怪的刀片。

可是最后呢,最后还是无法避免地走入了【这里】。

惬意的飞行带来了身心无法形容的愉悦感受,乘风而行自由自在 ,拜访着看过一遍又一遍一开始就熟悉得不得了的村落,体验着完全沉浸在其中的情节,让人模糊了现实和梦境。

但十五同时又深深地悲哀认识到—— 绮丽美好的梦境总有醒来的时刻,无边无际的飞行总会有停下的时候,自以为是主角实际上是毫无作用的龙套。

正这样想着停下了脚步,却发现眼前换了个模样,黑色的建筑物在不远处若隐若现,猩红的天空中闪过紫色的闪电,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如果自残能够博得眼球的话就去伤害自己吧,如果死亡能够取得关注的话那就去死吧,如果被虐能够被你所爱的话那就跪下吧,如果做梦能够获得慰籍的话那就不要醒来去游梦吧。 ”

“……好。”下定决心一般十五迈开脚步走向建筑,连脚下的路都变得轻飘飘。

什么是真实呢?只要存在那虚假也能转换为真实吧。

那人在他身后笑道:“欢迎来到怪诞,游梦者十五。”

————————————————————

“今日本市出现了一起高空坠落身亡事件,死者为一名十五岁的少年,死者死去精神恍惚不排除此为死因……”

“啧啧,现在的孩子心理真是脆弱啊。”“我看是上网玩多了吧。”“可能是为情所伤……”

如果能随随便便地死去就好了,活着不是一个人的事吗?为什么要讨论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的死因?然而再叽叽喳喳的言论也打扰不了梦中的飞行,如同不变的十五岁一样,今日也在继续地游梦中。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