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鸟笼之内】


在鸟笼里面,最高等级大概是媒体。管理层面的所有行为都均由媒体来披露,于人们而言显得“天高皇帝远”,所以略次一级。

媒体则把握着整个鸟笼里的节奏,他们愿意披露什么隐藏什么全凭其喜好。他们可以一版都是报道好人好事而对伤害一笔略过,人们只会对其看到的事物深信不疑而不加以调查。

道德?义务?那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啊,一念成佛或成魔。

至于【白鸦执行官】,是被众人【唾骂】的存在,不隶属于管理层,却有着逾越管理层的【权力】。

他发现了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居然是白鸦:“你,你是白鸦?!”

“咳,”男人掩着嘴轻咳,没有为自己辩解:“没错。”

他拎着男人衣领质问:“为什么你要去白鸦?!!”

“为什么不可以?”男人眯起眼睛。

“你们白鸦干过多少负面事件?!哪一次不是随随便便地就杀了那些人还逍遥法外一脸正直的模样?!”他激动地说出一条条所谓的【罪证】,不料下一秒却男人扼住了咽喉。

“随随便便?你以为我们白鸦是极端分子吗?”男人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怒气,“随随便便的是你们这些只会被媒体牵着鼻子走的【大部分人】!”

男人的手渐渐握紧,“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你以为你看到的《一善良老伯被白鸦执行》这样带有煽动性的新闻标题就是真实?实际上你并不知道那个老伯因为自己的偏见而让自己的儿媳妇多次流产导致不孕,最后还因此将儿媳妇赶出家门?!”

被掐住脖子的他听的是一愣一愣的,那是自己从未在媒体上听到过的。

“随随便便的明明是你们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仅凭一面之词而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地评判我们。”男人放松了力度,却还是掐着他的脖子不让他逃脱。

“愚蠢而又盲目,你们以为媒体是好人吗?以为那就是真实的事情吗?不,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我们知道,所以我们才是白鸦,”男人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白色的乌鸦,清理腐烂之物,却被视为不详之物。”

他艰难地开口道:“那……为什么白鸦不出来解释?”

“解释?咳,”男人咳嗽了一声,“无论我们发出过怎样的声明,总能第一时间被媒体截杀。”

“媒体和管理层一样,管理层如果想要抹掉一个人的存在,那是轻而易举的事。这个道理对媒体来说也同样适用。”

他默不出声,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底气。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还不是你们,你们只想看到那些美好,一旦出现丑陋,你们就会感叹‘啊这个世界原来是这么丑陋的天呐’,殊不知世界无时无刻,都是这么丑陋的。你不知道不代表它不发生,在你们自由地上学工作的时候,还有人在遥远的地方被压榨,被奴隶。”

“你们活在由倾听到你们愿望的媒体构筑的美好世界中,但丑陋还是会泄露的,”男人顿了顿,用带着自嘲的语气继续说着:“但媒体可以换个角度,篡改事件,把所有的丑陋都推到我们这些行走在丑陋之中的乌鸦们。”

“我……”他感到难堪,为不解真相的自己感到羞愧:“抱歉……我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松开掐住他的手,转而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庞:“没关系。”

“我们白鸦的职责就是不让那些丑陋渗透出去”,男人轻轻地笑起来,这让他微微脸红感到不知所措。

男人咳嗽了一声又继续说道:“所以即使被误解也没关系,你们不知情地活着也没关系。”

“你好好活着就好。”

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男人身上早已逝去不在的少年,干净不受污染的少年,意气风发的少年。

可是一眨眼,眼前还是男人,而自己还是少年。

*因个人阅历原因观点可能会偏激?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