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分开】

【明明已经在一起三个月,一年,三年,甚至更久的两个人,为什么还会分开呢?】

妈妈在饭桌上突然放下筷子开口说出了这样的话:“孩子他爸,我们分开吧。”

我听了心里一惊,爸爸看了我一眼,表情毫无变化,然后继续往自己碗里夹菜:“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在外面有人了?”

“没有。”继续被爸爸这样说,这样怀疑自己,妈妈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起伏。

我想这件事可能就我一个人着急,可又不敢说什么,只好一边扒饭一边默默地看着这两人。

爸爸吃了几口饭,咀嚼下咽,然后缓缓开口道:“行,以后记得回来看看桐桐。”

妈妈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头,点点头道:“那自然。”

然后离了饭桌,从房间里拉出个大大的行李箱径直走出了家门。

我捧着碗愣了,爸爸依然吃着饭,没有挽留过妈妈,一脸淡然地招呼我不要吃剩饭菜。

在爸爸的眼里看来这竟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好像妈妈只是出去旅游了,可我知道说到做到的妈妈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

妈妈的新住处是略远的老城区,一栋院子墙壁爬满了金银花的小楼。我去的时候花开得正好,院子外面的墙壁上垂挂着层层叠叠的花,卷曲地盛开着黄色或白色的花瓣,一进院门清香便扑了一脸。

我和妈妈就坐在院子里,妈妈坐的是比较高的靠背椅,我坐的是矮凳,刚刚好可以把头枕在妈妈的膝盖上,一如儿时。

“呐,妈妈,明明已经在一起三个月,一年,三年,甚至更久的爸爸和妈妈,为什么还会分开呢?”我闭上眼睛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问。

妈妈用手梳理着我的头发,声音温和地说:“我的小黑桐桐,这就是人的变性了,没有什么是永久不变的。即使是石头或者星星,也在我们看不到的时间长度中渐渐磨损自己。”

妈妈很喜欢这样喊我,其实我本名叫做黑桐来着。妈妈那柔软的音调似乎掺着花香,悠悠地在空气中飘荡:“前一秒爱得刻骨铭心的人,下一个转身可能就被抛弃。所谓的爱,是很脆弱的。所谓的人,是很善变的。所谓的永恒,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觉。”

我听得似懂非懂,妈妈也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就在一院子的金银花香里安然度过了一个下午。

————————

后来爸爸找了一位新妈妈,可我只愿意喊她阿姨,阿姨也笑笑没说话,默许了我小小的任性。

阿姨后来给爸爸生了一个儿子,我多了一个弟弟。
当我抱起那个小我很多的弟弟时,我看见了弟弟眼睛里游曳着黑色的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