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梦境记录0703】

背景应该是某种以洗脑为主要方式招揽信徒的宗教盛行。

被洗脑的人除了特级以外大多都呆呆傻傻的任由他人摆布,目光茫然浑浑噩噩宛若行尸走肉那般。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十分讨厌这个宗教,并拒绝接触拒绝入教。

我和妈妈以及奶奶上街买东西,到处都可以看到信徒在传教,我特意叮嘱了妈妈和奶奶不要信那些人,然后就被两个信徒看到并走了过来。

我扯着嗓子喊让他们滚开,拉着妈妈和奶奶的手跑了。

可是跑着跑着,她们松开了我拉着的手。

我回头一看,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两个信徒已经追了上来,并成功把妈妈和奶奶洗脑了。

我大脑有那么短时间的空白,但很快我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走到奶奶身边,推开那个得意洋洋对我嬉皮笑脸的信徒,发现奶奶陷入的只是很浅层的一种心理暗示,对她说话还是会有反应的,我松了一口气。

可我又深感内疚,即使如此我也不是心理医生,我也不知道如何让我奶奶解除催眠状态。

我又看向妈妈,她身边的信徒正抽着烟,一副轻蔑的样子,我用力地瞪了他一眼。

妈妈的情况则严重多了,无论说什么都没有反应,我感到十分难过。
沮丧地回到家,在外面强撑着不落下眼泪的我终于肆无忌惮地哭了出来。

无助,彷徨,无力,被抛下,所有的感官情绪都把我的胸口压得沉甸甸,让我难以呼吸。

我的自以为是挽救不了我的家人,我的自作聪明逃离不了那些信徒。

已经成为了信徒的爸爸递给我一碗汤,我打翻了那碗汤,里面肯定有洗脑药之类的,我爸一直都热衷于让我入教。

家里也只有我妈妈和奶奶跟我站在同一个战线,不,也许只是我这样以为而已,她们终究也是入了教。

我再一次走到街上,街上已经很少看到像我这样意志清醒的非信徒了,信徒们霸占着街道浑浑噩噩地摇晃着行走。

电器店临街的橱窗里,电视正播放着时下的新闻。

就连电视上的新闻主持人都已经是信徒了,借着职位便利或明示或暗示地洗脑着大众,让大众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也信了教。

大多数的人都被洗脑了,他们都想拉我入教,只剩下我独自一人在拒绝,在反抗。

孤独的反抗,很累。没有人理解我,很累。

突然间我有了一个念头。

如果怎样都要过完我的人生,我想轻松一点。

我回到家,拉开爸爸放洗脑药的抽屉,找出那些白白小小的药片一把吞了下去。

最终,我也选择了入教。

#因为「说」了一句“如果一定要【记得梦】的话,请让我完完整整清清楚楚地全部记得我的梦。”,所以才会清清楚楚地回忆起做过的梦吗?

而且还是少有的以我的真实身份的第一视角,并且牵涉到我的家人的一个梦。。。好像还暗示了什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