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我和你和其它】

1,刀和橙子
我抽出水果刀,打算用来剖橙子。
那是一把新买的水果刀,刀身明亮,随着转动反射着来自四周的自然光,轻薄而干净,刀刃锋利未曾被使用过。
我用那刀刃压上那厚实的橙子,橙色鲜艳的表皮被切开一道细口,汁水从中溢出,掺杂着特有的芬芳。
我深深嗅着弥漫于空气中的味道,忽然在想,水果刀会不会感到罪过,它的意义就在于切割开这些柔软水果的表皮,掏出它们的肉,挤出它们的液体,抢劫它们的芬芳。

2,订书机和苹果
苹果大概一生都不会想到它会被订书机进入,坚硬的钉穿透薄薄的红皮,尽管苹果并不是那种红艳而又圆润的品种,但它也一样感受到异物侵入带来的不适感。
订书机的钉深深嵌入苹果的肉并抓牢了,空气从缝隙中进入,把果肉氧化形成令人厌恶的黄,看起来十分出格。
苹果的气味亦从中跑出,即使不是优良品种,也拥有这样的凭证,证明是个苹果。
咔嚓,咔嚓,订书机沿着苹果咬一圈,甚是恶趣味。
而操作这一切的,正是同样恶趣味的我。
感受着柔软之物“噗”地一声被钉刺入,我在苹果上钉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笑的弧度。
请开心地笑着,我举着订书机这样对苹果说。

3,我和金鱼
我从鱼缸里捞出一条金鱼,一条眼睛向外突出,鱼鳍鱼尾像花一样盛开,金色和红色相互咬合的金鱼。
然后我把它摔到铺了白色瓷砖的窗台上,阳光照射在因缺水而不断跳跃着的金鱼上,鱼鳞反射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光线。
我在一旁俯下身看着它,它跳了一会便不跳了,大概明白了挣扎是毫无意义的,它注定在我这种恶趣味的人手上玩完。于是它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是用力地在瞪着我,张着嘴带动小小的鱼身起劲地呼吸着。
阳光依然不分彼此地窜进来,细细的尘埃在光线中扑腾。我闻到金鱼的腥味,清清淡淡地,又无处不在地批评着我的恶趣味。
金鱼到底还是死了。其它的也没有苟活着,都死了个痛快。

4,你和我
我想最后还是会轮到我的。
当发觉自己醒来躺在一张手术台上,手术台套着雪白的布,像金鱼死在上面的白色的瓷砖。
当看着你拿着订书机的时候。
订书机如同穿透苹果皮一样穿透了我的皮肤,我甚至还没反应过来,钉子已经镶入柔软无力的肌肉组织。
我感觉不到疼痛,像那只苹果一样无动于衷地看着你把钉子打在我的皮肤上,感受着液体的淌出,有如实际的空气中飘散着金鱼的腥味和苹果的香味。
凌迟一点点地进行,我躺在手术台上像个死人,甚至不能像金鱼一样跳起来挣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拿着订书机在我手上鼓捣。
密密麻麻的钉子布满了我的手背,我的手臂,我的脖颈,从细口中窜出的血液嘀嗒嘀嗒地流下,被手术台吸收掉好把它身上的布换成漂亮的红色。
真是恶趣味。
我用力地瞪大眼睛,想看清你的模样,然而逆光之下你的面孔虚幻地毫无实质。
我放弃了,任由你的恶趣味在我身上施行。
直至我闻到了橙子的芬芳,我看到了你最后还是拿出了那把刀,那把曾经解剖过橙子的水果刀。
此刻那条金鱼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同步:
我注定在你手上玩完。
那把水果刀会不会感到很委屈,因为它只是一把水果刀,不是手术刀或者菜刀,它轻薄的姿态不适合用来切割动物的肉质。
但已经别无他法了,你举起了水果刀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亦无法苟活。

评论

热度(14)

  1. 十五相十五相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箱庭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