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目标是世界尽头!

【爱人】

其实是梦境记录来着x不过改了一下下x只是记得的其中一个片段x最后还是死掉了x

梅勒和他被一起丢入冰刑之地,两人赤裸裸的此刻却都以往更坦诚无比。
“你好呀,雷特王子殿下。”
“尊敬的梅勒子爵,你好。”
两人并未因裸体而感到难为情,反而显示出了一如既往的风范。
梅勒正想开口,他就打了个喷嚏抱着手臂说了句煞风景的话:“这儿可真冷。”
梅勒的神情黯淡下来,死神说只要他在这里过了三天依然活着就赦免他的罪过,可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在死神手下那么多年的梅勒是最清楚不过的——丢入冰刑之地的人们从来没有一个能活过一天。
这里太冷了,冷得让人绝望,冷得让人恨不得立刻死去,它侵蚀着人的躯体和空洞的内心。
梅勒胡思乱想着,突然有什么液体溅到了自己的脸上,炽热而血腥。
梅勒抬头一看,发现是他,他折断了一段冰刺划破了他自己的手臂,血液溅出,滚烫得驱逐了寒冷。
见梅勒不明所以地望向自己,雷特笑着向他靠近,然后抱着他,让他因酷寒而颤抖的身体沾上自己的血液,在梅勒耳边低声说道:“梅勒,你知道的,我是法尔族的王子,我们一族流淌着最炽热无比的血液,即使血液离开了躯体,也能保持住它滚烫不变的温度,这是天神给予法尔族的恩赐。”
梅勒在雷特的怀里安静地听着,他知道,他当然知道,为了接近雷特,他打探了对方所有的资料。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法尔族的王子,可他现在说这些是想干嘛?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族曾经有一次人数上的大锐减,那是整个大陆最寒冷的时期。”
“处在极度寒冷中的世人发现了我们族这一特性,于是大量猎杀我们族人,从而获得我们的血液。将我们的血液灌入羊皮袋中抱着取暖,便可安然地度过那段时期,我们的血液永远都会滚烫如初。”
“……真可怕,自私的人总会不择手段地活下去……”梅勒轻声说着,却明白自己不过也是一个自私的人,为了自己而去欺骗眼前这般纯真而深情的人。
“是啊,所有人在生死面前都是自私的。”雷特亲吻着他的耳廓,然后拿起冰刺。
“可我愿意,为了你不再自私。”
“你想干什么?!”梅勒挣扎起来,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嘿亲爱的梅勒不要乱动。”雷特强而有力的左手紧紧地圈禁住他,而雷特的右手握着冰刺高高扬起,然后对准他自己的脖颈狠狠地挥下——
冰刺穿透了他的大动脉,血液在一霎那喷涌而出,滚烫炽热的血液溅到了梅勒,流淌着向下而至全身,温暖了逐渐冰冷的躯体。
血液流淌在地上形成一个不大的圈,刺眼的红在这一片惨白的死地显得如此突兀,又如此地有生气。
而雷特对他的圈禁也松开,兀自地瘫软倒下。
梅勒回过神来,伸手抱着他坐下,冰冷的地面因他的血液而变得不那么刺骨。
梅勒坐在他的血液中泣不成声:“明明……明明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欺骗了你……为什么……为什么还……”
他的血液流淌着离开他,他逐渐逝去的生命却温暖了自己。
“因为我……”他艰难地开口,伸出沾满血液的手抚摸梅勒因回暖而逐渐有气色的脸庞:“一直都是那么爱你……”
他对他的爱,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即使知道了真相,知道了他的欺骗,也依旧那么炽热,如同他的血液。
“别担心……这样的话……你一定可以撑过三天的……”他的手,终究还是无力地垂下。
梅勒悲伤至极,却无法哭出眼泪来诠释自己的悲伤,只能一边一边呜咽着:“雷特……雷特……”

死神在三天后如约来到这里。
梅勒坐在雷特的血液中抱着已经了无生气的他,法尔族的血液如同一道屏障把两人从寒冷中隔开。
梅勒神情悲伤宁静,却没有一丝的狼狈混乱,甚至还从容地对着死神笑了。
“我活了下来。”
死神赦免了梅勒的罪。
他活下来,还要活得更久更体面,带着他给予的生命,一命换一命的代价。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