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相

自己喜欢的
WEIBO@H2Cu阿相

© 十五相
Powered by LOFTER

星降庭之诗·雨天


这天下午无事,双尾就陪单束在温室里照料植物。说是陪,双尾充其量是坐在温室中间的桌子边抱着个抱枕单纯看着,看着单束一盆盆地给多肉们浇水施肥。不过单束倒没想着双尾过来能帮上什么忙,毕竟平时园艺用的手套也就那么一对,把手弄脏了双尾估计还开心地往他脸上摁。
这可就算了,单束一边忙活着一边想。忽而听着后边的双尾没了动静,她肯定觉得无聊了吧,单束回过头来看向双尾。
只见双尾直接把抱枕往桌上一放再自己往上面一趴,侧着脸睡了。
这家伙真是……单束脱了手套走过去掐双尾的脸颊:“要睡干脆回床上睡。”
“不要……”双尾明显是睡梦中了,声音就已经听得出来已经入睡了:“说好的陪你嘛……”
这算哪门子的陪,单束哭笑不得,正好活也干完了,干脆也在她旁边坐下,拿起之前放在这里还没看完的书。
两人一个在睡觉一个在看书,倒也还算是个惬意的下午。只不过——单束抬头看了看天空。温室是玻璃外罩,透过透明的顶棚可以轻易地观赏到天穹。但此刻天阴得厉害,怕不是待会就要下暴雨,单束想起来衣服还在阳台外边晾着。
嗯……单束盯着双尾看,犹豫着要不要起身收衣服。收吧,万一中途她醒来发现人不见了会不会……嗯……总之是应该会有很糟糕的反应。不收吧,待会衣服可就要重洗一遍了——
等等,我们不是有【那个】吗……单束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能力】这回事,他心念一动,漆黑的物质如同水一般从脚下蔓延出来,随后凝结成几只大手迅速地滑向晾衣服的地方。
单束闭上眼睛在脑内遥控着【手】——直接抓住晾衣服的架子……对就这样……然后把架子挪到阳台里边……好了……
回来吧的念头一出现,那几只手就无声无息地出现回脚下,变化回水的样子,荡漾起奇异的波纹。
单束注视着自己的【能力】——【黑水】。能力天生就有,也许在还是一颗星星的时候就有了吧。【黑水】很方便,可以做到任何事情,但也能酿出最大的灾祸——两次【黑水事件】。现在的单束一想到过去的事情就心痛不已,但不能否认的是,经过【事件】之后自己对能力的控制越来越得心应手,跟以前的双尾一样可以用能力做到很多事。
但是现在的双尾……单束又习惯性地掐了一把双尾的侧脸,双尾啧吧啧吧嘴倒也没有醒过来。双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事件】的影响,她现在很少使用能力,两人外出也都是由单束来开的【门】。
明明你不需要这样子的……单束转而抚摸上双尾的刘海,不会再有那种【事情】发生了,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
妨碍我们的人,是【家长】的话就撂倒,其他人的话就【干掉】——
单束此刻的眼底如同这天幕一般阴沉。
突然一个紫色的闪电闪过眼前打断单束的思绪,单束下意识地反手捂住耳朵——当然是双尾侧着脸睡觉露出的耳朵。
轰隆——巨大的雷声随后就在头顶响起,单束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然后再看看双尾,依然睡得如痴如醉。
很好,单束松开手重新拿起书。
倾盆的雨紧紧跟随着雷到来,豆大的雨滴从天空坠落,开始洗净一切的浮尘,也沉下了单束心头的杂念。
好像世间都处于狂风暴雨中,唯有你我两人在这玻璃罩中独享一片宁静。

双尾醒来的时候,雨还在下,但势头已大不如前,雨声听起来也不是恐怖而是悦耳。双尾迷糊着把头靠在椅背上,迷迷糊糊地把手伸到单束脸边然后不动了,大概是想报之前被他掐脸的事又刚睡醒没力气掐下去。
“醒了?”单束把她的手拉下去,摁亮手机看时间:“也差不多到该做饭的时候了——”
“手麻了——”双尾有气无力地哭诉道。
“……笨蛋。”单束放下书揉捏起双尾麻了的右手。
“唔……”双尾用还有感知的左手慢悠悠指向顶棚,“你看。”
顶棚是平坦的玻璃顶,雨水打在上面像是打在水面也有一层层的涟漪,人在下面看着有意思极了。
“我们,像不像在水底,然后这里像个鱼缸——”
“嗯……”
双尾深吸一口气,单束还以为她要说出什么人生哲理,转过头看向她。
“我们……”双尾也转过头看他,“……晚上吃水产吧!!!”
“一说吃的你就醒了啊……真是的。”
“我想要喝鱼菇汤!!!”
“行行行。”

我们才不是鱼缸里的金鱼,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唱歌,比如【永远在一起】。

自家双子日常小甜饼,深夜速码无修应该会有bug请无视。感觉这俩孩子小甜饼写多了就不敢写各种各样的刀的正文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
热度 ( 1 )
TOP